怎样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一起入群交流,欢迎联系微信:BTCair

ChatGPT开始被“疯狂吐槽”了

币圈资讯 btcwbo 254℃ 0评论

仅仅两个月,“刷屏”社交平台的ChatGPT已积累1亿用户。 而第一批ChatGPT用户正从好奇的尝试者转向狂热拥趸,并在仅仅两个月间开始“疯狂吐槽”。 2022年12月底,作为在美国某大学就读的学生,阿韩在尝试用ChatGPT翻译英文论文后,一度将ChatGPT封为“留学生赶due神器”,对她而言,ChatGPT不仅能够帮助她提高英文文献阅读速度,还能在输入论文题目后帮助梳理大纲和行文思路,写完论文后还可以逐段润色。


图/用ChatGPT写论文(白字为需求,绿字为输出答案)来源/阿韩提供 在澳大利亚研读的Freya亦惊喜地发现,ChatGPT比谷歌搜索更智能,输入问题后直接分点生成答案,极大节省了检索、筛选的精力,“昨天我预计要写一个小时的作业,用它两分钟全部搞定了。” 留学生训练ChatGPT帮自己写论文、翻译文献,职场人训练ChatGPT写邮件、工作总结、求职信,甚至辅助进行线上面试,一时之间,互联网到处都在“训练ChatGPT为自己打工”。 不过,从“留学生赶due神器”到“糊弄学大师”,随着谷歌聊天机器人首秀回答出错,以ChatGPT为代表的AI问答机器人也很快跌下神坛。 林方发现,ChatGPT输出答案里推荐的文献看起来有模有样,但实际上“都是搜不到的,很可能是ChatGPT乱编的”,此外,用写代码时,输出的代码,“看起来一本正经,实则完全没办法使用”,脱离了可以“写车轱辘话”的文科领域,在金融、生化等理科专业,ChatGPT开始“露怯”。 而即使在ChatGPT熟悉的语言学习领域,阿韩亦发现ChatGPT并不能真正理解专业术语,提出的观点缺乏深度,“更像鹦鹉学舌”,更何况,使用ChatGPT辅助论文写作,也未得到学界认可,ChatGPT用户们仍然面临着抄袭的风险。 同时,ChatGPT爆火之后,各类“山寨版ChatGPT”也争相上线,均打着ChatGPT的旗号,却暗藏陷阱——比如在使用一段时间后,表示免费对话额度已用完,需要收费,实际能力和水平也并不佳。 在久未迎来热点的国内市场,ChatGPT的爆火仿佛一场“久旱逢甘霖”,各个企业都不愿错过这一个热点。 斩获1亿用户的ChatGPT,作为数据和算力结合的一款优化对话的语言“大模型”,正引发全球AI热潮,国外谷歌、微软等大厂争相布局,国内百度、腾讯、网易、阿里、小米等大厂亦纷纷入场。 2月10日,继阿里、腾讯、字节、百度之后,京东表示,京东云旗下言犀人工智能应用平台将整合过往产业实践和技术积累,推出产业版ChatGPT——ChatJD,并公布了落地应用路线图“125”计划。 同日,华为在回应媒体时表示,已有鹏城盘古大模型。 

只是在舆论热热闹闹,大厂一哄而上之后,ChatGPT能火多久?ChatGPT是切实、有价值的未来,还是又一场追风,火过一段时间便被遗忘?舆论的声音并不统一。

火爆的ChatGPT 随着ChatGPT不断掀起讨论,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以留学生为代表的学生群体正俨然成为ChatGPT的新“拥趸”。 正在美国某大学读本科的阿韩告诉燃次元,2022年12月底,她偶然在小红书上刷到了用ChatGPT写论文的帖子,“因为我实在是又菜又不会写论文。”面对导师布置的小论文,“无法可想”的她决定尝试用ChatGPT写论文。 “完全可以用ChatGPT搭建论文大纲。”阿韩表示,设置最大字数后,ChatGPT根据她的要求输出的内容从5个点增张到3个大点8个小点,而她不用再头疼没有论文写作思路,“只要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扩展即可。” 和阿韩一样,Franco亦表示,近两个月,留学圈学生都在讨论ChatGPT。 Franco在写论文的时候,经常写着写着就会出现很多拼写和语法错误,虽然花重金购买了grammarly(在线语法纠正和校对工具,这款工具被留学生们广泛使用)的会员,但Franco发现,grammarly理解中文能力并不强,有时会出现翻译错误,有时甚至需要她一句句再去修改,因此,ChatGPT的出现让她多了一个润色论文可尝试的新工具。 Freya亦表示,现在在澳大利亚研读的她发现,ChatGPT是比Google更好用的搜索工具,“我预计要写一个小时的作业,用它两分钟全部搞定了。” 对于课程安排的简单问答题,“以前用google,搜索后会出现很多广告里,广告里夹杂着论文。”如果想找答案,Freya需要“越过广告”一篇篇点开论文寻找,而使用ChatGPT,“它会直接报出答案,并且分一二三四点,我直接复制就行了。” 在小红书平台,燃次元搜索“ChatGPT”关键词时,相关笔记已达到1万篇以上,其中“ChatGPT真的可以用来写论文”、“用ChatGPT改paper绝了”等贴文引发热议,而在抖音,截止发稿前,ChatGPT的话题播放量高达6.3亿次。

图/ChatGPT小红书帖文(左)抖音ChatGPT话题(右)来源/燃次元截图 而在留学生之外,高校学生们也争相涌向外网注册使用ChatGPT,并通过社交平台不断学习ChatGPT的“花样用法”。 苒苒告诉燃次元,正在实习的她看到领导在群内发了关于ChatGPT的介绍后,出于好奇当即就进行了试用,输入导师给出的毕业论文要求后,苒苒发现ChatGPT能够迅速反馈,这让她惊喜不已,“感觉ChatGPT未来能取代搜索引擎了。” 而在辅助论文写作之外,1998年出生的林方在小红书上刷到了“使用ChatGPT理解代码写代码”的帖子,他先尝试性地问了一些和自身研究相关的常识性问题,希望用ChatGPT帮自己的论文整理材料,发现“用ChatGPT能完成互联网资料整理”后,林方惊喜不已,决定试着用 ChatGPT完成一些代码理解和重复性的代码写作。 同时,林方还发现,由于ChatGPT可以流畅得实现中英文互译,并且能够支持在线问答,简直是“高效读英语论文的神器”。 林方告诉燃次元,由于英语论文往往阅读需要克服专业术语繁多,英语语言障碍等等问题,读一篇英语论文的时间至少是中文论文的一倍,但如果用ChatGPT,不仅可以先用它把英文文献查找到,随后可以输入指令,要求ChatGPT总结论文内容再翻译成中文,还能持续提问论文内容,“用 ChatGPT再也不用担心英文论文读不懂了。” 除了学生群体,ChatGPT也悄悄在打工人里“火”了起来。 方群现在工作已经离不开ChatGPT了,在英国工作的她,完全“把ChatGPT当做文书秘书在使用”,由于英语不是母语,之前“头疼写得不地道”的邮件、发言稿,现在都可以直接交给ChatGPT来完成,“ChatGPT写完了,我只要稍微改改就能用,比我自己写得好。” 此外,ChatGPT还可以用来写cover letter(求职信),“自己写也是去网上找模板,不仅模板要花钱买,最后还要自己改。”用ChatGPT能“把企业的介绍,核心价值观很好的融入,并且直接给你写好”,对方群而言,“虽然成品算不上深刻,但已经足够了。” 写论文、写代码、写邮件,甚至改cover letter、模拟面试,从学生到打工人,他们正忙于训练“用ChatGPT为自己打工”。 
被“疯狂吐槽”了 但总体来看,目前ChatGPT更擅长于一些搜索、资料整理的工作。从四面八方涌来的ChatGPT拥趸们,也无奈地发现,人工智能工具也有“智障”时刻。 作为金融方向的研究生,林方起初震惊于ChatGPT回答问题的速度,“语言流畅,显得非常专业”,而且会“列出知识点”,“一句话的功夫比我一周找的文献还牛”。 但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林方发现,ChatGPT回答问题所使用的内容,一部分来自于网络的科普文章,一部分则根本“经不起推敲”,最重要的是,虽然推荐的文献看起来有模有样,但实际上“都是搜不到的,很可能是ChatGPT乱编的”。 同样的乌龙也发生在用ChatGPT写代码时,林方发现ChatGPT输出的代码,“看起来一本正经,实则完全没办法使用”,可能“一是因为流行病学和生物信息学并非ChatGPT擅长的学科,二是ChatGPT在数据集中这方面的训练数据比较少”,林方补充道。 而且,ChatGPT输出答案的质量也受到了质疑。

来源/视觉中国 林方发现,虽然邮件、发言稿这类日常文稿使用ChatGPT可以极大解放双手,但到了学术写作领域,“ChatGPT始终更像是糊弄学大师”,即在学术写作时ChatGPT只是学习语言的“pattern”(模式),并不是基于对信息和学术用语的理解输出回答,这导致“ChatGPT的学术写作经不起细读,感觉更像是概念的生搬硬套”。 Franco也表示,“ChatGPT有时用词和表达方式并不专业”,而由于ChatGPT本身仍属于AI工具,难免出现“车轱辘话”,甚至误解语义的问题。 “虽然想训练ChatGPT当小工,但发现局限还是不小。”林方坦言,“ChatGPT准确度并不高,比如,我提供给ChatGPT两篇观点相反的文献,ChatGPT会出现三种输出方式,即AB都说XX是好的;目前众说纷纭,A说好B说不好;AB都说不好。” 然而,一旦林方对其进行反驳,提出输出的内容不对,ChatGPT就会立刻更改,即使输出的是正确答案。 “ChatGPT的观点都太普通了,只能对学术写作起到辅助作用。”阿韩直言,“专业的论文写作需要深刻的观点阐释,而你可以利用ChatGPT收集信息的能力迅速了解一个课题,却无法让他输出专业的观点。” 特别是在一些理科领域,如金融、生化环材、电子信息等等专业,ChatGPT更容易“露怯”,“即使就ChatGPT目前搜集资料、处理数据的能力而言,对于会Python的人来说,吸引力也并不大。” 此外,随着ChatGPT风靡全球,关于其背后的数据伦理和版权抄袭问题的讨论亦甚嚣尘上。 阿韩告诉燃次元,无论是写求职信还是提问论文涉及到的问题,她始终“不敢把个人信息上传到ChatGPT内”,此外,对于“尚未发表的文章数据或者结论上传到ChatGPT数据库”从而可能被用作AI智能训练和学习的资料“是否合适”的问题,阿韩也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虽然作为辅助工具,ChatGPT能够在语法润色、内容扩写、提供论文思路等等方面有极大助益,但其背后隐藏的风险也引发了学生群体的担忧。 “我的教授特意告诉大家,如果用ChatGPT写结课作业,会被AI检测出来直接认定为学术不诚信。”Franco担心地表示,现在“整段润色我还是会再观望一下”。目前Franco在使用ChatGPT时也会尽量删去敏感词,只将ChatGPT作为免费的文章润色工具使用。 而根据财联社报道, 近日,针对使用ChatGPT撰写学术论文现象,多家知名学术期刊正在更新编辑规则。其中《科学》明确禁止将ChatGPT列为合著者,并且不允许在论文中使用ChatGPT所生产的文本。《自然》虽然允许在论文中使用包含ChatGPT在内的语言模型生成的文本,但不能列为合著者。  ChatGPT还能火多久? 进入年后,ChatGPT的风头更盛,在年轻人的日常讨论也有涉及,比如一天下午闲聊时,朋友便扔了一个ChatGPT的链接邀请一起玩耍,在抱怨工作无法进行,写不出文稿时,也会有朋友提议“打开ChatGPT”。 一哄而上,热热闹闹的不只大众,至今,几乎每个大厂均已涉足,或宣布即将涉足ChatGPT业务。 在国内,大厂摩拳擦掌、跃跃欲试。2月7日,百度宣布推出名为“文心一言”的ChatGPT项目,英文名ERNIE Bot,预计三月份完成内测,面向公众开放。2月8日,据阿里巴巴一名资深技术专家爆料,阿里达摩院正在研发类ChatGPT的对话机器人,目前处于内测阶段。 2月9日,有消息传出,腾讯表态正在有序推进ChatGPT和AIGC相关方向的专项研究。此外,华为、京东、网易有道、小米等众多互联网公司也表示涉足ChatGPT。


来源/视觉中国 在国外,2月6日,谷歌已向人工智能初创企业Anthropic投资约3亿美元,用于开发ChatGPT竞品,并推出名为Bard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服务;2月7日,微软推出ChatGPT技术支持的新版Bing(必应)和浏览器Edge,升级后,用户可以直接提出问题,搜索引擎生成答案,新版Bing宣布上线的48小时内,已经有超过100万名用户申请加入,这使得bing下载量飙升,一度登上AppStore免费榜的第十名。 此外,AIGC的爆火也带动了相关概念股股价的飙升。例如被称为“美版头条”的数字媒体公司BuzzFeed,近日宣布将使用ChatGPT辅助制作网站内容,消息发出后股价三天内暴涨300%,成交量超过4.38亿股。 2023年开年,ChatGPT就掀起了一股“AI热潮”,甚至360创始人周鸿祎在与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对话时提出,如果企业搭不上ChatGPT这班车,很可能会被淘汰。 不过,对此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则表示,大厂此时下场,似乎更像带着“被胁迫的味道”来“刷存在感”。在此之前,人工智能只在电竞、无人驾驶等较高消费层级和小众领域向公众展示肌肉,而如今,随着ChatGPT这一人人都可使用的聊天机器人横空出世,原本小众的AIGC圈层的平衡性被打破,大厂也不得不下场。 而大厂入场也有弊端,“最大的问题就是容易损伤企业公信力。” 较之公众对ChatGPT的容错率极高,带有极强娱乐色彩的传播轨迹而言,大厂的AI工具一旦表现失常,都将成为一场公关危机。例如,谷歌人工智能首秀答题错误,股价暴跌8%。过去大厂的人工智能更强调技术突破,而不考虑消费级训练,在这一波短期AI热中,势必处于舆论被动和市值不稳的状态中。 而ChatGPT的爆火,是一时追风炒作,还是切实可追的未来? 从投资人的视角来看,“ChatGPT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国内硬科技领域早期投资机构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李浩告诉燃次元,做为数据和算力结合的一款优化对话的语言“大模型”,ChatGPT目前可以广泛应用在基于文本的简单重复性工作里,例如撰写文章、论文、报告等。接下来还能拓展到图像、音/视频等领域,替代一些简单的剪辑工作。 而且,ChatGPT拥有“训练”功能,特别适合代码的训练,可以广泛应用在诸多机器人应用领域,如陪伴机器人等。早在2019年,中科创星就天使轮投资了智谱AI,在鹏城实验室的华为昇腾芯片上每天为中国程序员生成超过100万行代码。未来,随着AI模型能力的提高,在金融、教育、工业、医疗等方面也有不小的应用前景。 而目前相对于二级市场的火热,一级市场的投资者们仍在理性观望。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表示,“对于国内来说,大部分创业公司或者投资,都还处于早期或跟随状态。” 张书乐亦直言,“ChatGPT只会是短期网红,在‘玩腻’后很大可能被‘月抛’。”不过,这种应用后续有望在智能客服、搜索引擎的资料整合等场景进行应用。 “事实上,ChatGPT的技术性并不强,只是针对资料深度学习和进行了语法上的强化训练,和更关注垂直领域和商用领域的大厂技术,并不能同日而语,就目前而言,ChatGPT的应用场景依然不够宽广,以ChatGPT为例说人工智能真正进入了消费级市场,还为时尚早。”

**文章来源于网络公开,如侵权请联系删除,以上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转载请注明:比特币区块链时代 » ChatGPT开始被“疯狂吐槽”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