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一起入群交流,欢迎联系微信:BTCair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如何赚钱 btcwbo 212℃ 0评论

从搬运 BRC-20 Token 发行模式到 ETH 的 $FERC、到直接把图片转 Base64 字符串插入到 ETH 交易的 Hex Data 字段实现 比特币 NFT 刻录方式的 ETHscriptions,比特币 NFT 的「刻录」方式在近期被频繁地搬运到 ETH 上,吸引到了不少玩家的关注。

似乎,比特币 NFT「不可更改、公平、去中心化」等理想主义美感,通过复刻比特币因其特点而形成的略显笨拙的 NFT 生成方式,传递到了 ETH 上。然而,这真的是理想主义的回归吗?

ETH 的「全链上」NFT

ETH NFT 生态发展到今天,作为玩家的我们也许对许多问题感到无奈,比如基于白名单机制的 PUA、公售时吃走大量份额的「科学家」、新叙事的缺乏、项目本身食之无味明知是资金操盘但又不得不冲的「土狗」泛滥等等。但是作为一个久经考验 NFT 生态,ETH NFT 同样也在许多问题上进行过深刻的讨论,并且已经由市场给出了答案。

「不可更改」或「全链上存储」,看似是一个「技术问题」,实则是一个「市场问题」。ETH 上对于这个问题很早就有过讨论。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这是我找到的一篇发表于 2 年前的推文,@dhof 根据不同的「全链上 NFT」实现方式,对 ETH「全链上 NFT」进行了分级。一星级的是将数据存储在 ETH 交易的数据存储字段 calldata 中,二星级的是通过 EVM 操作码 sstore 来存储数据并通过外部脚本渲染数据,最高的三星级是通过 EVM 操作码 sstore 来存储数据并通过智能合约内置的渲染器完成渲染以输出 svg 图像或其它类似的 data URI。

如果我们按照这个标准来给 Ethscription 评分,Ethscription 只能获得一星评级。正如其官网开头就提到的,Ethscription 是通过将数据存储在 ETH 交易的数据存储字段 calldata 中来实现的。图像的渲染得通过链下的索引,通过把索引开源,将链下的操作也变成去中心化。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而对 ETH 来说,「全链 NFT」早就不是新鲜事。我的脑海里都能快速蹦出几个项目的名字——Autoglyphs、Larva Lads、Chain Runners 还有现在也在比特币 NFT 活跃的 OnChain Monkeys。

检索 Autoglyphs 的 tokenURI,会发现是一串长长的字符串,通过对这个字符串进行断句输出,就有了一幅图。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检索 Larva Lads 的 tokenURI,也会发现是一串长长的字符串,但是类型定义是 json,内容是 base64 字符串。Larva Lads 在合约中内置了解码以及渲染等一系列最终输出 SVG 图像的操作。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回到 @dhof 的那篇推文。在这篇推文下,我还看见了非常有意思的讨论: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0xCardinalError 表示不理解为什么 @dhof 执着于全链上存储,全链上存储作为一个实验是酷的但对于 NFT 更重要的是专注于「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他还表示,IPFS 与 Arweave 这样的解决方案降低了 NFT 的铸造成本,这其实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非「技术问题」实则为「市场问题」。尽管 IPFS 与 Arweave 是 ETH 链外的存储,存在着丢失数据的可能,但是 ETH NFT 市场已经用真金白银给出了选择。

@WhenLambo6135 则很好地解释了「不可更改」的意义——让艺术作品在创作者/项目方消失的时候依然可以存在,就像达芬奇不需要持续不断地画蒙娜丽莎来保持蒙娜丽莎的存在,只需要保证画作不丢失并且得到妥善的保管。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对区块链另一个角度的理解——一种依靠现代技术与共识支撑的信息存储介质。相比于纸质画作,区块链画作不需要麻烦的保养,只需要互联网与计算机不消失,以及人们的对区块链网络的信仰。

@0xCardinalError 提到的「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与 ETH NFT 生态蓬勃发展不可或缺的功臣——艺术创作者们一样,已经在一个又一个「赚钱如喝水」的暴富故事里逐渐被我们所淡忘。Ethscription 的原理对 ETH 来说并不新鲜,但它有人推、有人炒,以炒作的视角看待它,自然就有了著名的「不要有偏见」理论。但我们看看市场,Ethscription 乃至比特币上各种「新技术概念」所掏出来的东西大多数是 ETH Rock、CryptoPunks 的直接搬运,最受欢迎的依然是 meme Token。比如 Ethscription 发出的所谓第一个模仿 BRC-20 Token 的 $ETHS,没有索引、没有交易市场,甚至不像 BRC-20 那样有 domo 拟好的技术文档,就在场外到过 100U 单张的高价。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甚至看到某 KOL 发了一个 BSC 上的 BRC-20,我搜遍了 Twitter 就只有该 KOL 的信源,其 Mint 教程一篇售价 8 美元…

这真的是「理想主义」的回归吗?

「发展」靠「干预市场」?

搬运 BRC-20 Token 发行模式到 ETH 的 $FERC 主打的叙事就是「公平、去中心化」。然而,在 6 月 19 日,@kkk_ethe 的曝光引起了大家对 $FERC 开发者 Jackygu「干预市场」的讨论。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对此 Jackygu 的回应是: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好吧… 恕我不能理解,我只能理解 $FERC 的启动是「公平」的。不过更不能理解的是,项目的发展难道是「干预市场」能实现的吗?比特币、ETH 乃至 Doge,哪个没有经受过剧烈的波动呢?打不倒的最后越来越强。

实际上价格波动冲不散的还是「共识」。「共识」这个词现在已经快被用烂了,它不是今天我买了你买了我们扎个堆大喊 100x 等人接盘,而是真切地形成了情感联系和思想共鸣。就像比特币还很便宜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碰见一个也说相信比特币的人,可能彼此都会两眼放光觉得对方很有趣,这就是「共识」的一种简单直接体现。如果没有早期无私的开发者们,没有早期真正的做梦者们,比特币真的可以久经考验至今吗?如果比特币涨到 1 美元一个的时候就开始「干预市场」,比特币还会有「后续健康发展」吗?

上面说到过许多 ETH NFT 玩家如今对 ETH NFT 感到不满的一些点,ETH 走到今天,的确也有很多让玩家不满的「不公平」,比如 VC/CEX 拿走了大量的初始筹码,巨鲸「占领」了 Launchpad,meme Token 也设置一堆「黑名单」、「交易税」之类的规则…

但这些不是「技术」问题,是「人」的问题。在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我们还要以「去中心化」作为项目的叙事,本身已经很讽刺了… 在「赚钱」的路上,我们已经走了太远,我们何时能回去,又真的想回去吗?就像一直被提起的「提 Token 运动」,如果我们一致坚定地用行动说「不」,那么所谓的「不公平」就会消亡,但事实并非如此。

结语

写到最后,我也无语凝噎。就以标题作为结语吧:

Ordinals 引发的「NFT 返祖」,不是理想主义的回归。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END-

【发布或转载文章仅为区块链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咨询均为网站收集而来,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更正。】

转载请注明:比特币区块链时代 » Ordinals热潮传递到ETH,是回归还是返祖?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