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一起入群交流,欢迎联系微信:BTCair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

币圈知识科普 btcwbo 240℃ 0评论

自 1 月 Ordianls 这一新理论发布后,基于该理论所创造的 Inscriptions(BTC NFT)和 BRC-20 受到了市场资金狂热的追捧,BRC-20 的早期投资者获得了巨额回报。《BRC20 新人葵花宝典  10分钟学会买卖+打新
事后复盘,BRC-20 的成功离不开三大原因:

1. 「新技术」: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领域,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发展一直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2. 好叙事:从市值的角度来看,尤其是近期,BTC 格外强势,BTC 的对于整体市场的主导占比越来越高,加密市场中霸主级别的存在。

BRC-20 与 BTC 联系紧密,即使没有背后价值,只要故事有人听,凭 BRC-20 是 BTC 生态中的无许可通证的叙事,从起跑线就赢麻了绝大部分山寨。

3. 精心设计的发行方式:根据 Oridinals 理论,BRC-20 从技术上完全可以不限制单次 Mint 最大数量,即代币发行人仅需一笔交易一次 Mint 出总量,再进行各式分发(如 ICO 模式)。

这种理想中方式的优势在于方便和节省 BTC 性能,而相反,现在被推崇的分批 Mint 方式虽然大幅增加了网络负载并且耗费了大量手续费,但其流程非常像以太坊 NFT 发行,这是一种很成熟的适合炒作的发行方式。

包含:卡挂单、拉 gas、扫地板等操作,每个环节都能极大调动市场情绪。另外,BRC-20 用着 ERC-20 冠名,却继承了 ERC-721(NFT)的玩法和交易策略,对于有着 NFT 操盘经验的庄家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以上几个因素叠加,致使 BRC-20 出现了超高热度,这也使大部分风险偏好较低的投资者难以下手投资,望洋兴叹。

如此回看,先前错过 BRC-20 确实可惜,不过也不需要遗憾,笔者为大家发掘出一个发布于 9 年前的公链级项目 Counterparty。

该项目与 Ordinals 类似,同样支持在 BTC 主链上发行 NFT、Token 等资产,并比 Ordinals 更加去中心化,支持去中心化的交易、转账、拆分等操作。

01、Counterparty 协议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

Counterparty 是一个 2014 年上线的基于 BTC 主网的消息协议,主要用途是发行与索引 BTC 主网的自定义数字资产(NFT),可以理解成 BTC 网络之上的一个数据层 L2。

它具有订单薄式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和代币(XCP),允许用户铸造和交易数字资产。其代币 XCP 于 2014 年推出,采用了 Proof-of-Burn(PoB)的代币发射模式。

早期的 BTC 用户将 BTC 发送到燃烧地址以 1:1000-1:1500(都是泪)的比例换取 XCP 代币。

从 XCP 的「归零」走势可以看到一丝亮光,进入智能合约时代以后,Counterparty 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市场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Bitcoin 上拥有很多依靠 XCP 协议发行的数字艺术品,诞生时间远远早于以太坊上的 NFT。

其中最为出名的是于 2016 年发行的 Rare PEPE 系列数字卡片。目前 Rare Pepe 和其他 BTC NFT(包括 Ordinals)都可以通过 Emblem Vault 跨链到以太坊等其他 EVM 链的 Opensea 进行交易。

下面略带一些技术解释,有助于大家理解 Counterparty 在 BTC 上发行的数字资产与当下大火的 Ordinals 的区别。

Counterparty 协议使用 Bitcoin 原生指令 OP_Return 和多重签名交易来将交易数据存在 UTXO 的输出中。OP_Return 函数允许用户存储少量附加信息(例如注释、消息或参考编号)高达 80 字节的数据。

然而,如果文件大于 80 字节,则该协议使用⅔多重签名在多个输出之间存储数据。

要注意,出于主链成本和画质(并非是技术问题)方面的考量,绝大部分 Counterparty 图片类资产,并未像 Inscriptions 把图像数据全部上链。

其解决办法与大多数以太坊 NFT 一样将图片寄存在第三方存储服务之上,只有通过运行在比特币节点上的 Counterparty 客户端负责解释这些区块链数据并索引资产包含的图像。

而 Ordinals 则是通过 BTC 在前些时间完成的隔离见证升级,以较低成本把所有数据明文上链。

Ordinals 依靠暴力方法,实现了存储去中心化。而若讨论整个协议的的去中心化程度,Ordinals 则要远逊于 Counterparty :Ordinals 的 BRC-20 仅是把转账明文花了大价钱上传到了 BTC 主网,只是用到了 BTC 的存储层,而执行层与共识层,截至目前仍然依赖第三方中心化服务。

我们可以把一条正常的区块链想象成账本+会计的打包组合,区块链存储层为账本,区块链执行层,即会计,负责验证账户 NFT、通证的余额。

而对于 Ordinals 资产来说,只有账本,缺少一个去中心化的会计负责验证余额的工作,各个第三方交易所、钱包项目方需要自行索引、验证交易过程中的账户余额,如此很难保证不会发生双花和项目方作恶。

02、Rare Pepe

不少 NFT 玩家应该曾听说过在 ETH NFT 概念出现之前,一些「上古」区块链就曾推出过数字资产,Rare Pepe 卡牌系列便是这类上古数字资产的典型 OG 代表,是发行在 BTC 主链与 Counterparty 的数字资产。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

Rare Pepe 是「Pepe the Frog」互联网模因的变体,本身基于 Matt Furie 创建的角色。

Rare Pepe 由全球各地的艺术家在 2016 年至 2018 年之间创作,基于上述模因,并以非同质化代币(发布时还没有 NFT 的概念)形式在 CounterParty 平台上进行交易。

该项目共发布了 36 个系列中 1,774 张官方卡牌,其中被视为经典 OG 系列 Nakamoto Card Pepe 总发行量为 298 个。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

另外,由于 XCP 代币价格萎靡不振,一部分社区成员将数字资产 Pepecash(Pepe 现金)作为 XCP 生态的基准货币。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

2016 年 9 月,在比特币区块 428919 中挖掘出了第一个 Rare Pepes,早于流行的基于以太坊的 NFTs。

不久之后创建了一个专门讨论 Counterparty NFT 的 Telegram 聊天组。2018 年 1 月 13 日,在纽约市举行了一次珍贵 Pepes 现场拍卖会,其中包括以霍默·辛普森为基础制作的珍贵 Pepes 售价 38,500 美元,并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现代艺术博物馆和苏富比艺术学院代表观看。

三年后,买家以 312,000 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Rare Pepe 透过 Emblem Vault 跨链到 ETH Opensea 的交易记录)

03、比特币「邮票」与 SRC-20

Counterparty 社区受到 Oridinals Inscriptions 和 BRC-20 的启发,推出 BTC Stamp 和 SRC-20 了比特币邮票类似于 ERC-1155 半同质化代币或数字收藏品。

然而,它们直接存储在比特币未花费交易输出(UTXO)上,这些记录直接保存在 BTC 转账数据之中 – 而不是像 Ordinals 一样存储在见证数据中。也正因如此,Stamp/SRC-20 的 Mint 时的 gas 花费远高于 Inscriptions,所以目前未能像 Ordinals 一样形成市场效应。

进一步表现还需观察 Counterparty 生态对邮票与 SRC20 的支持程度,如能得到支持,那么 SRC-20 将直接获得 Counterparty 一系列基础设施的兼容,在去中心化程度上将优于需要中心化索引的 BRC-20。

04、总结

铭文、BRC-20,比特币网络上的通证、NFT,从区块链的发展史来看,并不是什么创新事物,但绝大部分用户都是 18 年后入场,也确实算是新鲜玩意儿了。

正如文章开头总结的成功三大因素:创新、叙事和玩法,Ordinals 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

话说回来,投资产品的价格终究要价值回归的,是同类型老项目价格向 Ordinals 看齐?还是反过来 Ordinals 步老产品后尘?

抑或是随了那句老话「炒新不炒旧」,Ordinals 继续独立行情?还有待观察。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END-

【发布或转载文章仅为区块链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咨询均为网站收集而来,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更正。】

转载请注明:比特币区块链时代 » 爆火之后,寻找BRC-20的前生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