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一起入群交流,欢迎联系微信:BTCair

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彻底凉了!

币圈资讯 btcwbo 59℃ 0评论

开始于全球央行加息之后急剧下跌的加密货币圈风暴在上月Luna与TerraUSD 的连轴脱锚后愈演愈烈,而目前来看,这场风暴远未到停止之时。
美东时间7月11日,根据法院披露文件显示,已提交破产申请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的创始人们一直没有配合参与该公司的清盘程序,截至上周五(7月8日)他们身在何处仍无从知晓。


此外,法院文件还显示,三箭资本的清盘人在前往其在新加坡的办公室并希望能追到其创始人时发现,办公室似乎停业:大门紧锁,电脑也不在运行,邮件塞在门口地上。在附近办公室工作的人表示,他们最近没有看到有人进出办公室。

(三箭资本新加坡办事处 来源:彭博社)


(三箭资本办事处地址状态显示为“永久关闭” 来源:谷歌地图)


种种迹象表面,三箭资本在新加坡的办事处已“人去楼空”。
三箭资本破产案的律师在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称,一位英属维尔京群岛法官委任处理清算三箭资本的代表尚未Kyle Davies和Zhu Su方面获得任何有实质意义的配合。顾问公司Teneo正试图对这家对冲基金的资产进行整理和保护。


Zhu和Davies的律师则告诉三箭资本的清盘人,两人有意配合。清算人和律师之间的会议定于周一举行,法院听证会定于周二举行。Teneo的代表Russell Crumpler在宣誓声明中表示,清盘人正试图阻止该基金的资产潜在“损耗”。根据Coindesk报道,Teneo法律团队已要求冻结三箭资本,资产并要求对Davies 和Zhu发出传票,以寻找有关公司记录、资产和其他账户的信息。
清算人律师表示,由于债务人的资产中很大一部分是现金和数字资产,例如加密货币和不可替代的代币,这些资产非常易于转移。
外媒报道还指出,由于不明原因,属于三箭资本NFT基金Starry Night的NFT已经被转移到一个新的钱包中。


币圈“顶流”倒下“多米诺骨牌”效应显现


三箭资本在上个月大范围加密货币抛售潮中轰然倒下。其破产程序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启动,之后在美国提交了第15章破产声请。这在数字资产行业引发轩然大波。
三箭资本由Su Zhu和Kyle Davies在2012年创立,是加密货币市场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也曾在币圈诸多对冲基金之中算是“顶流”一样的存在,其资产管理规模层一度达到100亿美元,投资组合包括Avalanche、Solana、Polkadot和Terra等代币。

(三箭资本联合创始人之一Su Zhu,来源:彭博社)


三箭资本的倒下像是推动了币圈各借贷交易和加密货币对冲基金危机的一块“多米诺骨牌”,对行业造成的影响不容小觑。
有分析指出,三箭资本的清算将加剧市场对其他加密业务前景的担忧,或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价格形成重压。投资者也在变得更加悲观。根据MLIV Pulse最新调查显示,在950名投资者中,有60%的人认为,比特币更有可能跌至1万美元,剩余的人则认为比特币可能升至3万美元。


目前来看,两大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下跌之势远未停止。截至收稿,根据coinbase数据,近一个月,比特币下跌了28.85%,目前每个币在1.9万美元左右徘徊;以太坊已下跌27.5%,目前在1000美元左右徘徊。拉长时间看,根据CoinGecko数据,自去年年底以来,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已经蒸发大约2万亿美元。

(来源:coinbase)


根据coinglass数据,过去24小时,全网又有6万多人爆仓,爆仓资金达1.77亿美元。

(来源:coinglass)


三箭资本倒下掀起的风暴已经发生。彭博社指出,三箭资本的清盘已经导致至少一个曾是三箭资本交易对手方的加密货币平台也进入破产程序。对三箭资本提供贷款的加拿大加密货币经纪商Voyager和BlockFi受到牵连——Voyager Digital也已于7月6日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已完全暂停交易、存款、提款和忠诚度奖励。


Voyager Digital表示,公司有约10万名债权人,拥有资产介乎1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负债金额在同一范围内,根据媒体此前报道,三箭资本尚未偿还的贷款涉及约6.66亿美元,当中包括15250枚比特币、3.5亿美元等值USDC稳定币。


BlockFi的联合创始人Zac Prince则透露,与三箭资本直接相关的损失了约为8000万美元,并强调这只是“其他人报告的损失的一小部分”。


加密货币在新面临强监管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新加坡最高金融监管机构金融管理局(“金管局”)月初公开谴责了三箭资本,称其向官员提供虚假资讯,且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了允许范围。


新加坡金管局表示,这家公司在2021年9月将其基金的管理权移交给位于离岸避税的一家实体时,曾向监管机构提供了虚假或误导性资讯。在这样做时,三箭资本没有披露其创始人之一同时是这两个实体的股东。
资料显示,三箭资本从2013年开始在新加坡作为一家受监管的基金管理公司运营。去年,该公司将其注册地转移到英属维尔京群岛,作为将其业务迁往迪拜的计划的一部分。
新加坡金管局继指,该对冲基金获准为最多30名投资者管理资金,管理规模最高可达2亿5000万新元(约1亿7900万美元),但其管理的资产规模明显超出了允许上限。


事实上,尽管世界各国政府对加密货币投资活动的态度呈两极化,但在立志“成为全球加密货币枢纽”这一目标下,新加坡近年来不断出台加密货币政策领域措施,越发有成为亚洲加密货币“新大陆”的势头。
加密货币在新加坡又称数码付款代币(digital payment token,简称DPT),2020年1月28日,付款服务法令(Payment Service Act)生效,次法令规定所有在新加坡从事付款活动的公司,都须向当局申请执照,这包括提供DPT服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Pinsent Masons MPillay的Nicholas Hanna表示,新加坡发放加密货币业务牌照的尽职调查过程非常严格,由负责发放DPT牌照的监管机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进行审查。截至今年6月底,在收到的196份申请中,只有大约11份DPT牌照和原则性批准。


2022年1月,为针对公众可能在没有充分警告的情况下被引诱进行高风险的投资,新加坡发布了一项新的政策,加强了对加密资产推广的限制。受新限制的DPT服务提供商包括支付机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以及《支付服务法》的申请人。

更多三箭咨询参考《三箭资本创始人逃离新加坡,“问题机构”逢高套现,极大的制约了比特币反弹的高度

注:以上内容仅供交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币市风险高,入市需谨慎。

转载请注明:比特币区块链时代 » 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彻底凉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